若我为善,孩子就是下一个善因

62

文 / 黄俊杰
之前,去了趟日本京都。买东西的时候,一个娃娃脸的年轻女售货员算错了钱,让我多付了3日元。我丝毫没有察觉,继续逛街,走出一个店的时候,却发现她正在街上着急地找人,找的是我。她一见到我,马上诚惶诚恐地鞠躬。这种诚惶诚恐的抱歉和诚惶诚恐的感谢,在日本常常见到。当看到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小小损失和小小善意如此在意,似乎很容易就化解了彼此的鸿沟。


回来后,在车上遇到一个台湾人。她说台湾最近有一项政策,所有吃不饱的孩子,都可以到便利店领免费便当。
她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总有大陆人听说这事后,就问她:怎样防止有孩子去冒领便当?
她觉得特别奇怪。如果可以吃饱,谁愿意去领免费的便当呢?人是需要尊严的啊。
聊着聊着,她又说,在台湾,我认为善是循环的。在这里,感觉好像没有……哦。
让我尴尬的是,她还天真无邪地问我:“如果事情发生在大陆,真有能吃饱的孩子会去领免费的便当吗?”
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只是望向车窗外。雨后的玻璃幕墙格外通透明亮,似乎可以倒映出对面那一排老旧不堪的老房子。
我突然感觉,我们失去了一些本该珍重的价值,这些价值曾经由我们创造,属于我们,需要我们将它们传承下去,交到孩子的手上。但现在,只有在台湾和日本社会,我才能见到这些价值。
嗯,可能因为我们太忙,没时间——你不推开那些甲乙丙丁赶时间进电梯,房价这么一会儿就又涨了;可能因为反正好心都没有好报——你把iPhone借给那个没钱打电话的“大学生”,搞不好被骗得底裤都没有了。我们失去了某些过去。又因此失去了某些未来。
未来应该在孩子处。但大人活在欲望社会,已经不知不觉连累了孩子。看看社会新闻里的孩子——他们喝奶粉怕有毒,坐校车怕出事,上幼儿园怕虐待,上小学怕被校长带去开房,上中学怕神经病男友,上大学怕毕业没有工作……他们承受着整个社会的恶果,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为了一个免费便当,就失去自己的尊严。
父母在圆明园写到此一游,孩子就在埃及写。学校里只教孩子怎样打败别人。问题是,我们明知自己的不堪,内心却不敢让孩子真正成为一个无私、诚恳、说真话、真性情、乐于助人的人——我们担心这样的人会成为一个残酷世界的龙套。
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。是否让孩子成为一个好人?到今天还在为这个问题纠结,本身就让人有些绝望。现实点的办法是,为了让孩子有不去被迫追求成功的权利,你就必须先获得成功;为了孩子活得快乐,可能要忍受比他所有快乐都多的不快乐。我们是善,孩子就是下一个善因。我们是恶,孩子就是恶果。
从自己做起吧。虽然一个人改变不了一个社会的因果。如果可以,让这个社会因我的存在而变得好一些,而不是我因为这个社会变得更坏一些——也许,这就是我们可以为孩子做的唯一事情。
(摘自《大家》)



9 Thoughts on “若我为善,孩子就是下一个善因

  1. 百善孝为先,我们是礼仪之邦的国家,只不过现在已经被人们遗忘了而已。

  2. 的确,父母的言传身教对孩子的成长极为主要,见好的就学好,见坏的就学坏。

  3. 你敢教你的孩子做一个“好人”吗?

  4. 现在的社会已经变质了。。

  5. 榜样,孩子就是以后的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文章导航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返回顶部